山海關長城博物館
  首頁 > 文博探索 > 文章閱讀  
 
 
 
  探索雜文
 
山海關東羅城字模印文城磚及相關問題
 
作者:王雪農  來源:長城博物館
 

      山海關是明代萬里長城東部的重要關隘,歷史悠久,文物匯萃。在地上地下眾多的歷史遺珠之中,“山海關東羅城字模印文城磚”引人注目,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  山海關東羅城字模印文城磚,是中國長城文物、特別是長城建筑材料中珍罕少見的品種,具有很高的文物價值和科學研究價值,向來是歷史學者和長城研究者關注的歷史文物。

      山海關字模印文城磚,是一種筑城用的大磚,它顏色清灰,質地厚重,長約37.5厘米,寬約18.5厘米,厚9厘米左右,是典型的形體較大的明代城磚。

      山海關東羅城明代字模印文城磚經歷年考察,共發現有11種,其中的“萬歷拾貳年真定營造”、“萬歷拾貳年德州營造”、 “萬歷拾貳年灤州造” 、“萬歷拾貳年燕河路造”、 “萬歷拾貳年建昌車營造” 、“萬歷拾貳年撫寧縣造” 、“萬歷拾貳年樂亭縣造”、“萬歷拾貳年盧龍縣造” 、“萬歷拾貳年遷安縣造”等9種,是80年代之前發現的。90年代初,山海關文物保管所郭澤民同志在羅城與關城相接的臨閭樓上,又發現了“萬歷拾貳年石門路造”一種。1997年,筆者在考察東羅城時,又在北面城墻東部發現“萬歷拾貳年臺頭路造”1種。(見山海關東羅城銘文城磚分布區域示意圖)《臨榆縣志》載:“東羅城付大城之東關外,……明萬歷十二年主事王邦俊、永平兵備副使成遜建”。磚銘上的紀年文字,給史志的記載作出了文物的注腳。

      自磚名分析,這些同是燒制于明朝萬歷十二年(1584年)的城磚,燒造單位的性質卻不一樣,它們有些是軍事單位燒制的,也有些是地方州縣燒制的。其中,“真定營”、“德州營”、“燕河路”、“石門路”、“臺頭路”、“建昌車營”是屬軍事單位;“遷安縣”、“盧龍縣”、“撫寧縣”、“樂亭縣”、“灤州”是屬地方州縣。

      明代的衛所制度下,軍隊的番號多以衛所所在地稱呼。“真定營”是以駐地“真定”得名的。“真定”就是今天的河北省正定縣。明代真定設衛置軍,《明史·兵志》(衛所)條載有“真定衛”,隸屬后軍都督府北平都司。這是非長城沿線的筑城軍事單位。

      “德州營”是“德州衛”駐軍番號,明代左軍都督府山東都司有“德州衛”,衛所所在地在今山東省德州市。也是非長城沿線的筑城軍事單位。

      “燕河路”即“燕河營”,是長城沿線的戍守單位。該營駐地燕河營,明清時期燕河營又稱燕河路,地在今河北省盧龍縣燕河營鎮。據順治《盧龍縣志》及康熙《永平府志》載:“在縣東北五十里,城磚,高三丈,周四百二十一丈八尺”。《明武宗實錄》載:“正德九年,命薊州巡撫都御史王倬修補燕河營邊墻”。明代燕河路設參將駐守。

      “石門路”地在今河北省撫寧縣石門寨鎮。亦是薊鎮長城沿線的戍守單位。《畿輔與圖》等史志記載:“(石門路)城亦曰石門寨,在(臨榆)縣西北六十里”。明代設參將駐守。
      “臺頭路”又稱“臺頭營”,地在今河北省撫寧縣臺頭營鎮。《大清一統志》載:“位縣北三十里,有城周二里。昔設副將駐守,清順治六年改都司,康熙元年改設把總,屬燕河路”。
      “建昌車營”駐地在建昌,亦名建昌路或建昌營,明代曾為車營駐地,今為河北省遷安縣建昌營鎮。雍正《畿輔通志》四十:“(明)萬歷二十四年,改建昌為路,設參將及車營都司”。建昌車營是戚繼光守薊鎮時修繕長城、整軍經武的產物。《明史·兵志》卷九十一(車船):“至隆慶中,戚繼光守薊門,奏練兵車七營,以東西路副總兵及撫督標共四營,分駐建昌、遵化、石匣、密云,薊遼總兵二營駐三屯、昌平,總兵一營駐昌平。每營重車百五十有六,輕車加百,步兵四千,騎兵三千。十二路二千里間車騎相兼可御敵數萬。”

      “灤州”、“撫寧縣”、“樂亭縣”、“盧龍縣”、“遷安縣”以州縣名,是屬參加筑城的地方州縣單位 。在明代,上述的州縣中也有的設有衛所,《明史·兵志》(衛所)條中見有“盧龍衛”、“撫寧衛”等。但這里的“盧龍”、“撫寧”以“縣”名,不似“真定”、“德州”等地以“營”名,可見兩者性質的不同。

      通過對磚銘所紀單位的考察,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種印象,即:明代長城及沿線關堡的修筑,是軍隊和地方的共同行為,但是,以軍隊的修筑為主。我們看到:軍事重鎮山海關東羅城的修筑中,11個筑城單位中軍事單位就占去6個。另外,此次工程的施工量,也可反映此種現實。

      城磚上的模印文字,是在記錄筑城年代的同時,永志筑城單位功績和責任的。字模印文長城磚的地段分布,從現實上反映出來的是施工責任單位的責任工段。經實測,山海關東羅城周長共1975.5米,砌有字模印文城磚的北、東、南三面(西面墻是舊有的、被借為關城東城墻的長城),總長約1385米,其中,約長750米的南、東兩面墻完全是軍事單位修筑的(南墻長450米,西段為真定營筑,東段為德州營筑,東墻長300米,建昌車營修筑。)北面墻長約635米,是軍事單位和地方州縣共同修筑的。這段城墻靠東北角部分(約長210米),是臺頭路、燕河路兩家軍事單位修筑的。另外,在與關城臨閭樓相連接的西北角地段,可能是石門路修筑的。樂亭、撫寧、盧龍、灤州、遷安五家地方單位修筑的地段,僅有420米左右,約占總施工量的三分之一不到。

      筆者以往在長城歷史的研究中,常困惑于這樣一個問題:秦漢以至南北朝各時期長城的修筑,其規模、其工程量以及連續修筑的時間均比不上明代,但這些時期的詩文歌賦和民間歌謠中卻記錄下許多怨言憤語,以至產生了象《孟姜女傳說》這樣的鞭撻長城修筑的故事。而明代終其世都在修筑長城,其工程量之大,其規模之廣,其質量標準之高,其耗費財物力之夥,均在中國的長城修筑史上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。但是,卻很少見有怨忿之聲。思忖之余,這應該歸結于明代長城的修筑主要是軍隊所為,動用地方民間力量相對較少之故,不擾民則民不怨,山海關東羅城區字模印文城磚紀錄的歷史信息,反映出來的正是此種歷史現實。
山海關東羅城字模印文城磚是山海關長城磚中質地最佳的一種。它們燒制精良,質地細密,火候周到,色呈均勻的青灰色,敲擊起來鏗鏘有聲。磚上面的文字是焙燒之前趁磚坯未干時用印模壓上去的,陰文楷書、字口深峻。這種城磚最突出的特點是抗風化、抵御鹽堿水蝕的能力特別強。這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歷經風刀霜劍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城磚,在風剝雨蝕、寒暑侵襲的環境中,竟然完好無損,許多磚上,至今還保存著當時的燒結面。令人費解的是:同時期的一些石質碑碣匾額上的字跡都剝損殆盡,如同在東羅城“服遠門”的著名“山海關”青石匾額,當年深峻醒目的“山海關”三個大字現今已難以識別,可與其相陪伴的、保護條件相對更差的磚銘文字,卻依然完好如初。這實在是令人驚嘆和感到不可思議!

      燒制長城磚的磚窯,前些年在山海關東羅城外的青石溝村附近發現。據調查,窯場的面積較大,發現時,還殘存著一些當年的作業面。如果對磚窯遺址作進一步的考古發掘,有可能會對解開明代長城磚數百年不朽的歷史奧秘有所幫助。這將在我國傳統建筑材料的研究及開發利用方面有所啟發,是一個有現實意義的科學課題。

      山海關東羅城字模印文城磚是紀錄過去歷史的珍貴文物。從這些苔痕斑駁的長城文物上面,我們可透示出明代抗倭名將、中國古代著名軍事家戚繼光的豐功偉績。

      明穆宗隆慶二年(1568年)五月,戚繼光守薊建樹頗多,其訓練士卒,組建車營、輜重營,增建敵臺、烽堠,改造兵器,戍邊御敵成績顯著。在長城關防的修筑上,從居庸關到山海關這段薊鎮長城上,共修建敵臺1017座,其中自老龍頭到九門口這段山海關長城上,建于隆慶、萬歷初年的就有23座。另外,迄山海關向西、北兩方向輻射的14座墩拔,也是隆慶四年(1570年)戚繼光所建。嘉靖四十四年(1565年)在南海口所建的敵臺,戚繼光更名為“靖鹵一號臺”,以為薊鎮長城之始。隨后,又在角山東側修筑了“鎮虜臺”,與南海“靖鹵”南北呼應,捍衛關城。萬歷七年(1579年),戚繼光又在南海口靖鹵臺南增筑入海石城七丈,用以加強濱海防御。

      山海關東羅城建于明萬歷十二年,此時戚繼光已于年前奉調離任,此次修筑及可視為戚氏守薊整個修筑完善長城邊防計劃的余緒。事實上,山海關東羅城的修筑,是戚繼光整套戰略防御部署中的一環。《明史·戚繼光傳》評曰:“繼光在鎮十六年,邊備修飭,薊門宴然。繼之者,踵其成法,數十年得無事”。山海關東羅城字模印文城磚銘記了這段史實。

2008/8/3 23:05:55
被訪問7526次
 

版權所有:山海關長城博物館 策劃&設計:北戴河天成科技開發有限公司
本網站最佳瀏覽分辨率:1024*768 最佳瀏覽器IE6.0 
預約電話:0335-5151314  冀ICP備13010551號
黑龙江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